返回首页
砍柴网

从《三体》到《盗墓》,IP版权“白菜价”时代的后遗症

《三体》又要有开拍消息了,这次是剧集。广电总局5月电视剧备案公示显示,电视剧《三体》通过备案,报备机构是上海游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预计2019年9月拍摄,制作周期12个月,共24集。从内容提要来看是《三体》第一部的内容。

游族手握《三体》版权多年,一提到就不得不想起跳票多年烂尾的《三体》电影。2014年电影版立项时宣布由张番番导演,冯绍峰、张静初、吴刚组成主演阵容。2015年,片方宣称电影《三体》的拍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转入后期制作,当时公布电影将于2016年上映,海报有着“2016 coming soon”的字样。

2016年跳票之后,制片人曾经声称上映时间不会晚于2017年,后面的故事就是一片空白了,电影项目完全杳无音讯,反而是媒体曾经在2018年初传出亚马逊有意《三体》改编版权的新闻。当时英国媒体《金融时报》报道,亚马逊正商谈购买刘慈欣《三体》版权,计划制作三季电视剧,项目总投资高达10亿美元。随后游族声明了版权所属,亚马逊重金打造三体的新闻也成了一阵风刮过再无下文了。

至于游族的《三体》电视剧备案,在2016年就出现过并同样通过了审批,本次能否成功拍摄、能拍出什么样来,显然也都是未知数。

从《三体》到《盗墓》IP,版权归属混乱的后遗症

《三体》IP影视改编的遥遥无期一直是书粉心中的痛。在粉丝们追捧《水滴》《我的三体》之类的原创网络作品时,其中显然也包含了对国内《三体》影视化的怨念。

《水滴》片段

这种怨念不仅存在《三体》上。2010前后几年开始的IP改编潮流中,当时的头部IP作者没有能够为自己的作品进行整体的运营思路,影视改编权混乱地散落在网文平台、影视公司甚至作者之外的个人手中。

不少知名作者因为写作早期对版权的无知而轻易低价卖掉了改编权:如《鬼吹灯》系列的作者天下霸唱就曾经公开表示自己是“灌了几杯后稀里糊涂地就签了一份合约”。据媒体报道,那份合同中起点中文网以10万元的价格拿到了《鬼吹灯》第一部的包括影视改编在内的全部著作财产权。

如今《鬼吹灯》系列的IP归属之混乱,作者与平台之间的纠纷都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讲明白的了。《盗墓笔记》的情况稍好一些,2014年,欢瑞世纪从南派三叔手中购得《盗墓笔记》1-9部的版权,版权费合计500万元,包含从2013年开始六年电视剧版权。在近期南派三叔特地在微博发布记录,2019年5月26日在欢瑞的盗墓笔记版权已经到期,回到了自己手中。

他们卖出版权的时间段,恰是国内小说IP开发市场成型崛起的前奏。如《鬼吹灯》《盗墓笔记》这样热度的长篇连载网络小说,按现在的IP开发逻辑来说显然需要一个更全盘的考虑——放到全球的背景下,就像是漫威电影宇宙的开发与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老式超级英雄电影的区别一样,是不同时代的产物。

以艾瑞咨询《中国文学IP泛娱乐开发报告》中的发展历程分类来打比方,南派三叔、天下霸唱显然是在1.0、2.0时代匆匆出手的,《三体》更是还没有完成从文字到影像的基本跨越。统一世界观、平台主导多媒体互动的4.0,显然更需要版权的集中统筹,在有足够实力的运营者手中发挥出更大能量。

在授权之初,或许连带作者、版权购买方在内都没有理解到其中蕴含着多么大的市场能量。这种能量却被分散了——以鬼吹灯为例,电影方面陆川《九层妖塔》和乌尔善《寻龙诀》两部电影同一年上映,同样的角色姓名和全然不同的其他设定,2018年又有全新阵容的《云南虫谷》;改编剧方面更是五花八门,一部剧一套班底,质量从好评如潮的孔笙导演版《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到豆瓣3分《鬼吹灯之牧野诡事》这样的挂名雷剧,乱七八糟层出不穷。

并且因为早年版权合同的纠纷,原作者也通常对改编作品处于“看客心态”。天下霸唱就公开表示:“我巴不得不参与,因为我也参与不过来。万一不好,我就跟大伙儿一块儿骂呗,万一好,我就跟大伙儿一块儿鼓掌。”

两大盗墓网文IP的开发都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战。《盗墓笔记》虽然剧集改编权主要在欢瑞手中,实际效果也差不多,剧集项目与项目之间毫无实际统筹,各自割裂,近期播出中的《盗墓笔记之怒海潜沙&秦岭神树》豆瓣评分5.2,被部分网友称为“版权到期前的赶工作品”。

时而灵光一闪出现优质影视改编,时而被打回原形。这一来是不同制作方的水准差距,二来也因为版权的分散、原作者的被动,使得正确的影视化方向也未必能够在其他项目上被坚持下去。好的归好,烂的依旧烂。真人影视项目急于上马蹭热度,内容质量退居次席。

新近开发较晚的一些IP就更为谨慎克制,更有条理。例如墨香铜臭的小说《魔道祖师》,从晋江文学城的小说连载,到企鹅影视、视美精典出品,腾讯国漫频道播出的动画,同步出现的漫画版、改编广播剧等等,完成度、质量都相当高。在动画获得空前成功后,改编剧《陈情令》才将在2019年7月上线。

而知名度更高的盗墓IP们,还在为版权的混乱买单,久久没有高口碑作品出现;《三体》系列改编权,还捏在游族手中,成功影视化遥遥无期。并且据知乎上影评人张小北在相关回答评论区的讨论,《三体》的影视改编权是无限期/已经续期了的,这就更令粉丝心忧了。

告别蛮荒时代,IP开发需要重启

如南派三叔在《盗墓笔记》回归之后,进行重启统筹运营或许就是一个主要的方向了。值得注意的是在《盗墓笔记重启》官微中,已经打上了“盗墓笔记大宇宙”的标记。

同样的,天下霸唱在新作品宣传中,也早已用上了重启“霸唱宇宙”的用词。

如果用现在的眼光倒推当年进行反思,无论是天下霸唱、刘慈欣为代表的作者方,还是低价购入版权迅速进行影视开发的影视公司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天下霸唱对版权法律的不了解导致以白菜价售出了首部作品影视版权,也是因为当时大环境下IP市场处于雏形,单打独斗的作者考虑不到。

而手握影视改编权的版权方和影视公司,也未必能做出客观的判断——作者个人过于轻率地一股脑卖出版权,丧失了影视改编的主动权;影视公司拿到大IP后,也没有对改编的难度有客观的认识。做得好的《寻龙诀》和《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始终是个例,更多是蹭着IP热度甚至难产的项目。这一点在《三体》的开发过程中最为典型。

至今,《三体》电影究竟如何仍然是一片未知混沌。4月30日,有投资者向投资方之一光线传媒提问《三体》相关计划,光线传媒公司回答表示,“《三体》在后期完善中,公司已对科幻作品版权进行布局。”

手握《三体》版权,坚持以自己担任导演为条件进行合作的张番番,当时就经历了许多网友的口诛笔伐。原本《三体》的电影化就是一项困难重重的事,张番番当时的经验仅有《密室之不可告人》《密室之不可靠岸》两部悬疑片,游族也是新公司,《三体》多年来未能成功影视化,电影版权方难辞其咎。

这样看来,南派三叔在版权收回手中后发博感叹世道变迁,来日方长,也不难理解了。《盗墓笔记》的重启、“盗墓笔记大宇宙”的说法提出,都有着当下开发大世界观IP的统筹理念在内,虽然成品如何尚无定论,但从跟上IP市场节奏的角度来看,《盗墓笔记》至少比《三体》幸运多了。

【来源:锋芒智库                作者:指月

来源:锋芒智库 指月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