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砍柴网

宝能集团姚振华的资本“围城”

据传,姚振华发家时曾对下属吩咐:" 在百度里绝对不能搜到我的名字!" 即便一战成名后,他在百度百科中的介绍也只有一百余字。回归实体后的姚振华,不再被高频曝光,这似乎符合他的初心。

姚振华已经沉寂多时,这位低调神秘却行事彪悍的 " 战神 " 近期似乎转移了重心。

在今年公司 27 周年的演讲中,他对 " 三个宝能 " 战略 " 制造宝能、科技宝能、民生宝能 " 提出了发展要求,且着重提及汽车板块、物流板块和民生服务板块,但对于金融和地产这两大外界熟知的标签,姚振华却主动回避。

据传,姚振华发家时曾对下属吩咐:" 在百度里绝对不能搜到我的名字!" 即便一战成名后,他在百度百科中的介绍也只有一百余字。回归实体后的姚振华,不再被高频曝光,这似乎符合他的初心。

入 " 围城 "

作为潮汕人,姚振华嗅觉敏锐,他是最早选择攻读第二专业的学生之一,以工业管理工程和食品工程双学位从华南理工大学毕业。

1996 年,响应国家号召,他加入 " 菜篮子工程 ",创办了深圳市新保康蔬菜实业公司,解决商品短缺和副食品供应紧张的问题。

姚振华通过自建农产品基地,将种植、采摘、运输等环节整合起来形成产业链条,经营蔬菜直营超市又让他顺利拿到了两块地,于是,他便顺其自然地转向地产。

通过中港城和太古城这两块地,姚振华分别获得 10 亿元以上利润和百亿元的利润。1996-1998 年连续三年,姚振华开始在深圳多出获取土地,经营范围扩展至 " 房地产开发 "。

十余年时间,姚振华就将其掌舵的 " 宝能系 " 发展为集地产、保险、物流、农业、医疗、教育、小额贷款于一身的庞大商业帝国。但在 " 宝万之争 " 一战成名前,鲜少有人熟知宝能集团的运作方式。

2002 年成立的宝能地产始终未能发展为行业头部。2013-2014 年,宝能地产开始全国扩张,激进式发展,到 2014 年底已经拥有 30 城 40 盘。

但一些项目经营不善,进展缓慢,宝能地产没能实现预期发展。后来,姚振华曾承认自己在房地产领域投资的失败,并将地产业务全部交由胞弟姚建辉打理。

宝能系保险业务前海人寿却发展迅猛,成立刚两年就已经有过三次增资。公开资料显示,前海人寿 2012 年 2 月成立时的注册资本为 10 亿元,在 2013 年 9 月 26 日,保监会批复了前海人寿的增资事项,即该公司的注册资本变为 20 亿元。2013 年 12 月 26 日,保监会再度批复前海人寿的注册资本变更为 25 亿元。

其彪悍作风背后是非常规的做法,比如前海人寿成立初始便有每月 1-2 家分支机构陆续开设,除此之外,高额手续费和向消费者推广具有风险隐患的险种也是其手段之一。

而其在一年时间里被披露的 15 宗重大关联交易均来自房地产领域,这些举动与姚振华在房地产领域的嗅觉与经验不无关系。

2014 年 8 月,国家发布 " 新国十条 " ——《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到要 " 促进保险市场与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协调发展。进一步发挥保险公司的机构投资者作用,为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长期稳定发展提供有力支持 "。

保监会开始正式放开险资投资优先股,且并没有设置相关硬性门槛。

2015 年,万能险不超过 2.5% 的最低保证利率限制被保监会取消,保险公司可自行决定万能险产品的利率。

有政策撑腰,宝能系自然光明正大地在 A 股市场上扫货。而那一年,所有主打万能险的公司规模、保费(含万能险、投连险)增速都在 100% 以上。

南玻 A 是玻璃和太阳能行业的带头企业,央视大楼、首都机场、水立方、青岛奥帆等著名地标性建筑均使用了南玻 A 的产品,其首任董事长袁庚也是平安保险和招商银行的创始人。2014 年,宝能系开始将目标对准南玻 A,12 月开始,宝能系密集增持南玻 A,先后五次举牌,最终成为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一金融战役后被称为 " 血洗南玻 A"。

当然,宝能系的野心绝非仅此,即便在 2015 年凶猛增持万科股份时,宝能系也依然用余留兵力—— 300 亿购入山东高速、中炬高新、天虹股份、中国国旅、深南电等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份。

宝能系的围猎史颇为丰富,且在二级市场的投资风格极为相似,都有着彪悍作风,大笔买入、小笔卖出,交易频繁。面对深国资之类国资控股公司,宝能系态度依然强硬,敢于缠斗到底。

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史中,凶悍的宝能系和其引发的资本围攻战,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事件。

横跨实体连锁、房地产、医疗、金融等多个领域,步步踩在风口上,姚振华崛起速度之快令人咂舌。资本是一座城," 城外的人想进来 "。显然,姚振华的爆发式崛起,充分借助了牙尖齿利的资本的力量,他成功地从城外实体进入了资本的 " 围城 "。

◎ 姚振华

功与过

2018 年胡润百富榜单中,马云以 2700 亿荣登榜首,姚振华以 1000 亿财富排名 12,其中 300 亿是从万科赚到的。

但这份功绩却并不招人待见,王石曾在北京万科内部会议上说,不欢迎姚振华,因为他无信用、弱能力、风险大、毁品牌。

直到今天,万科的两任独栋还在不断声讨宝能系。" 野蛮人 "、" 中国制造的破坏者 " 等标签被企业、媒体和民众叫得响亮。

面对被扣上的一顶顶大帽子,姚振华颇为委屈,对媒体回应说:" 我是一个知识分子,干的都是踏踏实实的事。天天都是 5+2,‘白加黑’,一心只是想把保险公司干好,给保民挣点钱。真是太冤啦、太冤啦。"

确实,原本宝能系在股灾到来之际,响应国家号召救市,这符合 " 新国十条 " 背景下保险资金对接实体经济的内在要求。

2016 年两会期间,时任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 截至 2015 年年底,有 10 家保险公司累计举牌了 36 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投资余额 3650 亿元,占整个保险资金运用余额的 3.3%,平均持股比例是 10.1%。涉及的 36 家公司中有 21 家是蓝筹股,占全部被举牌股票的 93%。举牌是二级市场普通的股票投资行为,对股票市场的稳定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支持作用。保险资金加大股权投资是一种发展趋势。"

但姚振华最终竟成为了被千夫所指的对象,并被保监会提出 " 六宗罪 ",被撤销任职资格并禁止进入保险业 10 年。

似乎在中国,做实体才是正道,做金融仍然无法摆脱 " 野蛮人 " 的罪名。尽管公司一旦进入资本市场,的确应当尊重规则,允许自由买卖。

实际上,姚振华有政策撑腰大胆参与资本运作的确没问题,但他忽略了项俊波后面补充的话:" 下一步我们会持续关注和监测险资的举牌行为,强化监管措施,加强风险预警和管控,确保在规则允许和法律法规的框架下来进行操作。"

2016 年 7 月,项俊波公开表态称:决不能让保险公司成大股东融资平台和提款机。12 月时又公开说:险资举牌有利于稳定资本市场,但从实践过程来看,好经被少数公司念歪了,投资变成了投机,好事没有办好。

这指的正是宝能系。

当然,姚振华千不该万不该惹了董明珠。前海人寿曾大量购入格力电器的股票,持股比例逼近 5% 举牌线,已成为格力的第三大股东。

董明珠怒气腾腾,斥责宝能系是 " 破坏中国制造的罪人 ",当晚前海人寿复函称:" 截至 12 月 2 日收盘时,公司及一致行动人持有格力电器股份未达到 5%,增持的目的是希望获取投资收益,目前无参与格力电器日常经营管理的计划。"

3 天之后,保监会叫停了前海人寿万能险新业务,姚振华销声匿迹。

但在保监会公布的前海人寿及姚振华的违规行为中,未见其在收购万科、格力股票期间有违规行为,处罚的原因却是 " 编制提供虚假资料,违规运用保险资金 "。

在资本城中闪转腾挪的姚振华虽然尝到了获利的甜头,但其为他置换的苦果让他始料不及。宝万之争后,姚振华便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野。

◎ 姚振华

出城记

" 城里的人想出去。"

姚振华正试图摘掉 " 资本大鳄 " 的帽子,为了转型,他先是诚意满满地交了 10 亿定金,后又从以色列人手中收购了 25% 的股份,成为观致汽车的第一大股东,入驻观致汽车。

而在 2014 年汽车量产以来,观致汽车年销量虽逐年增长,但净亏损仍然数目不小,分别为 22 亿、24.76 亿和 18.97 亿元人民币和 10 亿元人民币。

在这之后,姚振华大动作不断。先后和广州、杭州、昆明等地签署战略框架协议,圈地预备生产新能源汽车。

2017 年 12 月 26 日,广州政府领导在致辞中说:" 宝能集团作为一家大型现代化企业集团,在姚振华董事长的带领下,拥抱变革,追求卓越,在广州大力深耕发展实体经济,这是对广州投资环境的信任。"

2018 年 3 月 23 日,姚振华在陕西西咸新区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开工,陕西政府不少领导也悉数到场,姚振华当天致辞说:" 实体经济是强国之本、兴国之基。宝能坚决贯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耕实体经济、高端制造。"

" 实体 " 二字又被频繁提出,说明姚振华正希望摘掉 " 中国制造罪人 " 的帽子,用实际行动与资本 " 野蛮人 " 撇清关系。

如今,宝能的地产与金融板块都在收缩,在万科和格力中的股份也在不断减持,资本市场中,姚振华的身影逐渐淡化。

2018 年,观致汽车经销商大会上,姚振华更是宣称将连续五年、每年投入 100 亿元用于观致汽车的新车研发。汽车产业的投资是宝能系近几年来最大的动作,可见姚振华发展实体的决心是坚定的。

前海人寿的投资对象也有了转变,2017 年开始,与汽车原材料、配件、北斗卫星导航有关的美晨生态 ( 300237.SZ ) 、新钢股份 ( 600782.SH ) 、柳钢股份 ( 601003.SH ) 、华凌钢铁 ( 000932.SZ ) 、振芯科技 ( 300101.SZ ) 等上市公司进入它的视线。

上半年,姚振华入主中炬高新也有其用意。年报显示,中炬高新目前从事的业务包括调味食品、房地产开发、工业园区开发管理及汽车配件等。而起汽配业务中的汽车空调电磁离合器一项,则是汽车空调系统中的核心零部件之一。

云荣资本管理合伙人汤浩曾分析称," 宝能这次是带着一个产业整合者的角色特征回来的,包括它的汽车、新能源产业,都在寻找合适的产业协同上市平台予以整合。"

回到实体行业的姚振华看起来来势汹汹,却也面临着较为严峻的挑战。观致产品方面,车型一直较为单一,新能源产品更是雷声大雨点小,进展不力。

擅长资本运作是优势,也是弊端,猛烈激进的资本市场在面对 " 求稳 " 的汽车行业时,能否保持恒心和耐心成了最大的问题。

据内部人透露,姚振华曾对研发团队提出要求,2019 年国庆期间 SOP(汽车质量达到批量要求)一辆车,但从研发到出车只给予 1 年时间,这违背了汽车行业的发展规律。

曾经王石痛批宝能系 " 信用不够 ",似乎刺中了姚振华的心。因此,姚振华不断表示:" 我是一个知识分子,干的都是踏踏实实的事。" 希望通过重返实业证明自己。

无论如何,姚振华又踩中了新的风口。我国目前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突破口就是新能源汽车,在这一领域进行布局,不仅能够获得国家的大力支持,还能助其从金融转向实业。

当然,国家鼓励实体经济发展,防控金融风险的一系列举措,或许也成了姚振华 " 出城 " 的助推。至于能否洗脱 " 资本野蛮人 " 的称号,还需要留待时间证明。

来源:财津 鱼樵

来源:砍柴网 鱼樵
返回首页